欢迎访问中原新闻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股 > 新闻正文

微软老兵的23年 沈向洋留下了什么?

时间: 2019-11-14 23:34:52 | 来源: 极客公园 | 阅读:

美股100分时图 美股100分时图

原标题:微软老兵的 23 年,沈向洋留下了什么?

摘要:他在计算机科学和 AI 领域的贡献为未来创新留下了遗产,并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北京时间 11 月 14 日凌晨,负责微软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的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,宣布将于明年 2 月离开他供职达 23 年的微软。相关调整即刻生效,沈向洋的职责转交给微软 CTO Kevin Scott。这位前领英工程和运营高级副总裁将负责公司的 AI 策略,对基础设施、服务、应用的研发以及包括搜索引擎 Bing 在内的聚焦 AI 的产品事业群。

沈向洋|微软 沈向洋|微软

据了解,沈向洋并未透露他下一步的动向,但微软发言人表示他在正式离职前还将继续担任微软现 CEO 萨提亚·纳德拉和比尔·盖茨的顾问。

‘沈向洋对微软产生了深远影响,他在计算机科学和 AI 领域的贡献为未来创新留下了遗产,并打下了坚实基础。’沈向洋获得了来自纳德拉的赞赏。

1998 年,从卡内基梅隆大学博士毕业两年之后,沈向洋与李开复等人一起创建微软中国研究院。短时间内吸纳了包括张亚勤、张宏江、李江、王坚等人,为国内科技产业培养了一大批互联网及 AI 人才。三年之后,这家被《麻省理工科技学院》评为‘最火的计算机实验室’的行业研究机构,正式更名为微软亚洲研究院(MSRA)。

创办 MSRA|极客公园 创办 MSRA|极客公园

目前,MSRA 是微软在亚太地区设立的基础及应用研究机构,也是微软在美国本土以外规模最大的一个研究院。MSRA 从事自然用户界面、智能多媒体、大数据与知识挖掘、人工智能、云和边缘计算、计算机科学基础等领域的研究,并最终将这些创新技术转移到微软的核心产品中。比如,HoloLens 的 3D 模型重建和纹理映射技术,和运用在公有云平台 Azure 中的资源分配和 VM 布局算法,均来自 MSRA。

2004 年,沈向洋担任第三任 MSRA 院长;2007-2013 年,他负责必应搜索引擎的产品开发;2013 年成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,开始领导全球的微软研究院,成为了继陆奇之后美国科技公司最高级别的华人员工;2016 年全面接手微软全球人工智能战略。

2016 年,微软进行了一轮组织架构调整,合并了包括微软研究院、微软信息平台部门、Bing 和 Cortana 产品部门,以及环境计算和机器人团队,成立了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。沈向洋得到重用,开始领导这个新成立的事业部。必须提到的是,新事业部与微软 Office 事业部、Windows 和设备事业部、云计算和企业事业部这三大事业部同级。由此可见,从 2014 年纳德拉成为微软第三任 CEO 时提出的‘移动为先、云为先’,‘智能为先’也在正变成关键。‘如果几年之后,在智能这件事情上,微软没有出现一个这样标志性的产品,像 Windows,或者 Office 这样的产品的话,我觉得微软就会有很大的挑战。’沈向洋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 2017 上表达出了微软需要更加‘智能’的迫切。

沈向洋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 2017|极客公园 沈向洋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 2017|极客公园

2018 年,微软在沈向洋的指引下再次加倍押注 AI,成立了聚焦 AI 产品的新事业群,比如专注于 Azure 的 AI 认知服务和平台、AI 认知和混合现实事业群。新事业群能够将 Azure 与尖端计算机视觉技术、HoloLens 2 等增强现实技术融合在一起。其中一项成果就是 Azure AI 平台,它帮助开发者将微软的 AI 技术运用到他们的自主云计算应用中。微软称,这一平台现在拥有 2 万个客户,超过 85% 的财富 100 强公司在过去一年中使用了 Azure AI 平台。

沈向洋无疑是不断推动微软在产学研结合程度的关键人物。

在这 23 年间,沈向洋还曾获诸多学术荣誉,包括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院士(IEEE Fellow)、国际计算机协会院士(ACM Fellow)、美国工程院院士和英国皇家工程院外籍院士。在成为领导者后,他把工作重心的从研究‘分给’了产品,负责中长期技术战略规划的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:‘我们永远在找 the next big thing。’

为了找到 the next big thing,沈向洋加大了在研究和教育的投入。

去年 9 月,沈向洋宣布创办微软亚洲研究院(上海),并与上海仪电合作建立人工智能创新院。作为全球第八家微软研究院,微软亚洲研究院(上海)的目的在于加速人工智能研究成果的产业化进程,推进计算机科学前沿技术发展。

此外,他还主导和包括浙大、清华、哈工大、北大、上海交大等在内的众多高校合作建立了联合实验室,探索了校企研究合作的新模式。迄今为止,MSRA 与中国高校合作建立了十个联合实验室。不仅如此,他还力主推出了微软学者奖学金、微软创新人才学院等人才鼓励项目。

虽然沈向洋并未透露未来的动态,但从他今年 3 月发布在领英上的文章,人们仍看到了他不愿‘退休’的心。‘当拿到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专业的博士学位之后,我制定了一个职业生涯目标——成为一名计算机科学教授,培养年轻人,为计算机科学领域贡献顶尖的研究成果。’二十多年前,他对职业生涯的设想就是最终成为一名终身教授,但如我们所见,事情没有朝着他事先计划好的方向发展。

他曾问图灵奖得主 Jim Gray:‘你在微软研究院和 SQL 工作过,但似乎从来不担心自己是在一个产品团队还是研究团队。’后者回答道:‘我选择我能发挥作用的项目。’尽管‘偏离’了轨道,但沈向洋仍在微软发光散热。这 23 年间,有近 7000 名 MSRA 院友活跃在科研创新、产业创新的最前沿。在产业界,超过 15 位院友在互联网企业担任 CEO 或 CTO,范围几乎覆盖全部中国最顶尖的互联网尤其是人工智能公司。更为实际的,研究成果也在不断‘刷新’微软,为其带来效率和收益。以持续 AI 化的 Azure 为例,在最近一个财季,微软整体商业云业务收入达到 116 亿美元,同比增长 36%,其中包括 Azure、Office 365 以及其他云服务。

微软‘重生’|极客公园 微软‘重生’|极客公园

‘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也许一路走下去,有一天,我会成为一名更加优秀的教授。’他在文章的最后这样写道。

同事们,

11 月,对我来说,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,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。1996 年 11 月 4 日,我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;1998 年 11 月 5 日,我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;2007 年 11 月,我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;2013 年 11 月,我成为执行副总裁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,主管技术与研究;而今天,2019 年 11 月 13 日,一切圆满始终。

能在这样一家伟大的公司,纵贯研究院与产品研发团队,其至上体验,永生难忘;感恩之情,无以言表,惟有深怀于心。

能与一群计算与技术产业最聪明的人一起共事,能有机会来参与解决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并帮助公司塑造‘下一个未来’,我深感无比荣幸;能够帮助推动计算科学的发展,尤其是与微软研究院和学术界这么多才华横溢、成绩斐然的研究员与学生共同创新,我更感到无上荣光;我们在必应搜索领域的那些铁尺寸进——提升搜索质量和性能、提高广告盈利和用户体验,以让对手胆寒之势持续推出包括 Bing for Business 在内的全新产品;这一切都让我倍感难忘。而更让我珍视和骄傲的,是我们缔结的友谊。

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。今天,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,在人生的这个阶段,我觉得,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;去探寻超越微软、超越商业的新挑战;去思考为产业、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,还能多做些什么。

我为你们感到自豪——为微软、为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、为微软研究院、为搜索和广告新闻团队、为必应团队、为亚洲互联网工程院、为亚洲研究院,也为我们共同的成就而自豪!我将会非常想念大家。我相信,大家会在萨提亚和凯文的领导下,继续取得新成就。

过去二十三年中,我学到了很多,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——我们虽无法预卜未来,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:坦荡、宽容、善待他人。

谢谢你们,我的朋友们!

新闻标题: 微软老兵的23年 沈向洋留下了什么?
新闻地址: http://www.zyifx.com/meigu/80357.html
新闻标签:微软  老兵  留下
Top